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7HEmggnY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缅北战局对昂山素季的和平进程影响以及中方应该发挥的作用

2016.11.23

(缅甸东子)11月20日凌晨2时40分,缅甸掸邦北部中缅边境地区突然爆发大规模的战争,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MNDAA)、德昂民族解放军(TNLA)、若开军(AA)、克钦独立军(KIA)四家民族武装联合在木姐、勐古地区展开军事行动,震惊中缅朝野。

有关战事的进展和军事方面的分析,已经有许多专业人士迅速写出了分析文章,见仁见智,笔者在这里重点不是分析军事方面,而是分析这次战役的政治背景。

众所周知,缅甸目前的和平进程(21世纪彬龙大会)现在是昂山素季一手主导,中方也在积极协助推进,西方国家更是参与其中,而这种国家间层面的和平进程,恰恰忽视了和平进程中的主角----缅甸各个少数民族面对缅甸的大缅主义而长期进行的军事反抗和他们的政治诉求。缅甸联邦从立国开始就伴随的少数民族的反抗,迄今已经有70多年,因此,不管是缅甸政府和军方如何主导,还是中国以及西方如何参与,如果和平方案还是依然忽视少数民族的正当政治权益,那么缅甸的内战将依然持续。

目前引起最大争议的缅甸和平方案就是由欧美日在背后主导的《全国全面停火协议》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和谈政治框架方案》,这个和平方案,最大的争议就是一是没有包容性,二是谈判主体不对等,三是方案让缅甸从联邦制国家最终变成单一制国家,缅族依然至上,大缅主义更露骨地贯穿方案始终。因此,从《全国全面停火协议》方案一推出,就遭到了几乎所有民族武装组织的拒绝,后在欧盟日本的利诱拉拢施压下,在2015年10月15日勉强有8家组织签订了该协议,而主要参与谈判的克钦独立组织,虽然全程参与了该协议的谈判,但他们也改变不了协议中完全只有利于缅方的关键性条款,导致克钦内部的巨大反对声浪,在最后一刻,也选择了不签署。

这个方案的弊端,昂山素季也是非常清楚的,因此在去年底大选之前,呼吁所有民族武装组织都不要急于签署该协议,她承诺上台后会给所有民族武装组织一个更好的和平方案。她的表态让其他所有民族武装组织看到了最终和平的希望。但是很遗憾,事实证明,她的这个呼吁和承诺只是竞选语言,上台后,她只不过将和平进程的形式包装成21世纪彬龙会议,而协议的内容一字不改。不仅如此,还另外直接表示:和平协议排除民族邦可以分离独立的选项,将彬龙精神的核心彻底去掉,并且不顾佤邦等其它和平组织的多次友善建议,以一副高高在上要求所有民族武装组织必须按照她的和平设计进程以及单方面的和平方案参与签字而不是谈判,将前任的吴登盛政府都没有敢公开说的大缅主义语言,在民主光环的昂山素季口中赤裸裸地表露了出来。这种选前与执政后前后不一的态度,让缅甸内地许多参加了大选的各民族政党以及各民族武装组织开始不满,反对声浪也不可避免地发酵。因此,第一次的21世纪彬龙大会,最后草草收场。

缅甸民族众多,地域不同、文化不同、信仰不同、经济水平不同、人口基数不同,因此各方政治诉求也有太多的不相同,用一部只反映缅族利益而完全不顾及少数民族利益的和平协议,就让所有少数民族都接受和签字,这种设想出发点本身就已经完全脱离政治现实,如果真有这么简单,就不会有长达70多年的内战。从笔者深入了解到的各个民族武装组织的政治态度来看,也没有任何一家组织都愿意继续长期打下去,都渴望和平,都不断地通过各种方式把自己的政治诉求向外界传达,长期地军事抗争是被迫。

而被缅甸和平进程排除在外的三家组织: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德昂民族解放军、若开军,就是和平进程不包容的受害者,缅军对这三家组织不承认并长期实行以完全消灭为目的的残酷军事打击,对克钦独立军也是采取长期的军事打击以逼迫其签订不平等的《全国全面停火协议》,最终导致了11月20日四家组织联合起来反抗缅军的进攻。

虽然这四家组织被迫联合起来共同对缅军采取军事反攻,但在政治上明确表示:为了实现全国全面和平,他们已经非常努力和缅政府进行和平会谈协商,但缅军不认可“政治问题以政治协商解决的办法”,依然继续着破坏和平的军事进攻。缅北民族联军非常热爱和平,但面对缅军的不断军事进攻和打压,让他们不得不进行联合军事反击。

11月20日晚,昂山素季资政府发表声明,明确支持缅军,使得缅北局势更加复杂化。因此,如果没有中方的强力干预,缅甸政府和军方将会完全不顾及中国的边境安全利益,进行大规模地进攻,势必造成中缅边境局势再次大规模动荡。

大规模的军事冲突的起因就在于缅北联军中的三家被缅军和缅政府毫无道理地排除在和平进程之外,同时,又强迫克钦独立军接受完全不公平的《全国全面停火协议》,这是最核心的问题,并由此核心政治问题延伸出更多的矛盾冲突,最终导致缅北大规模战争爆发。

在笔者看来,这次的战争,虽然为即将在三个月以后举行的第二次彬龙大会蒙上了不祥的阴影,但客观来看,通过这次战争,昂山素季如果能放下高高在上的身段,而真正地倾听并考虑到缅北联军的政治诉求,将他们包容进和平进程,笔者认为,如果能达到“政治问题用政治方式解决”,缅北联军也不会再被迫做出极端地军事行动以达到争取自己民族的政治权益!

由于战争在紧靠中缅边境,中国的国家利益受到严重威胁,这已经不仅仅是缅甸的内政问题,因此,中国的强力干预应该是首要选择,但如何干预,如何让战争双方先停止战争,再坐下来谈判,笔者认为,这是最为迫切的事情。

在缅甸的和平进程中,中国已经有两任特使专事缅甸和平问题,并积极斡旋沟通,在民地武与缅方之间,起到了积极地桥梁作用,两任中国特使,以专业的素养和能力,成功化解了多起即将爆发的局部军事冲突。但由于中方没有介入《全国全面停火协议》等政治性的协议制订和主导中,任由欧美日主导,出现这么一个严重损害少数民族利益的政治文件,这是一个比较失策的地方。而在此基础上,中方劝和民地武与缅方的谈判,也是事实上基于此不公平的协议文件,这也是另一个前期失策的地方。

现在,由于大规模战争的爆发,中方如何强力干预并掌控缅北和平谈判的主导权,笔者认为,应该作为真正公平公正的中间人,不能再要求缅北各民地武按照缅方的《全国全面停火协议》这个不平等方案进行调停,而应该:

首先,采取多种强力干预压制双方立即就地停战,减少双方的伤亡和难民人数。

第二步,让战争双方的谈判代表做到谈判桌上来,在中方的主持并见证下,让双方将各自的政治和平主张摊上桌面。

第三步:中方在充分了解到双方的政治主张和分歧的基础上,拟定出初步的----适合于缅北现状----并考虑到缅甸领土完整性的----更接近公平的----新的协议出来,而不是还是采用----老的----不适合缅北的《全国全面停火协议》----供双方进行谈判和讨价还价,以最终达成先期的停火协议,和在此基础上的政治和谈方案。

来源:缅甸东子
|3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